我喝铁观音五十余年了,此茶独具观音韵,冲泡后有天然的兰花香,滋味纯浓,香气馥郁持久,好的铁观音七泡仍有余香。

一位哲人说过,人生中最困难者,莫过于选择。

“有时,一个选择会决定你的一生。”回想当初毅然“接过父亲的钢枪”,已是空军某场站副连长的崔凯宁坚定地认为:“我的选择是对的。”

革命战争年代,为了保家卫国,为了人民的解放事业,父子兵、兄弟兵比比皆是。和平年代,黯淡了刀光剑影,远去了鼓角争鸣,面对安逸生活与其他社会诱惑,为什么那么多军人后代仍选择军营建功立业?

初秋时节,记者深入到这群朝气蓬勃的军人后代中采访,寻找到了答案——家庭是国防教育的第一课堂,长辈是国防教育的首任老师。

人生最美是军旅!

身边有榜样,心中有偶像——

“崇拜什么样的人,就会选择什么样的人生”

“爷爷,我获得和平荣誉勋章啦!”

前不久,中国第5批赴马里维和警卫分队成员——第79集团军某旅“神枪手四连”下士贾富杰返营后第一件事,就是拨通家里电话,向爷爷报喜。

“第一时间报喜,是因为爷爷是我的偶像。”贾富杰自豪地告诉记者,1964年,他的爷爷就在这个连队当连长,曾率领全连夺得全军射击比武第一名,被国防部授予“神枪手四连”荣誉称号。

“如果说爷爷的带兵故事,像一粒火种播种在我心里,那姑父的练兵故事则点燃了那粒火种。”贾富杰说,他的姑父王永新也是“神枪手四连”的士兵,破格提干后,赶上四连由传统步兵向机械化步兵转型。面对挑战,姑父真钻苦练,运用车载武器练就高速机动条件下“封眼打孔”的绝技,被提拔为四连第9任连长。

“受爷爷和姑父的影响,我从小就想成为一名百发百中的神枪手。”2015年7月,正在辽宁建筑职业学院就读的贾富杰,听说爷爷的老部队来征兵,第一时间报了名。

临行前,爷爷和姑父只给他提了一个要求:平时立军功,战时往前冲。半年后,贾富杰就在全营轻武器射击考核中打出5发50环的满分成绩,成为响当当的神枪手。2017年,他随连队远赴西非执行维和任务。

“长辈是孩子最大的偶像,更是国防教育的首任老师。”采访中,连队指导员高艺博感慨地说:大学生贾富杰的成长经历启示我们——崇拜什么样的人,就会选择什么样的人生。

“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偶像。”在“铁军”部队,“一个臂章的故事”感人肺腑:2008年,“铁军”战士曾轶在汶川某镇抗震救灾时,送给少年薛芝武一个“铁军”臂章。没想到,两年后,薛芝武竟怀揣这枚臂章,走进了“铁军”部队。

“只因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,我就想成为你的模样。”如今回想这段往事,已成长为陆军第82集团军某旅二营四连班长的薛芝武一番话颇有“文艺范儿”:“山崩地裂时,看见迷彩身影在废墟中撑起一片天空,我就下定决心,也要像他们一样做一个顶天立地的人。”

“我就是想到部队看看,爷爷为啥对军营的感情那么深?”谈起从军,解放军陆军工程大学学员鞠一鸣很坦率。他很好奇为啥爷爷离开部队那么多年,仍能保持军人作风?吃饭时要求不能有声音,每天早上起床晨练,做什么事情都有板有眼……

鞠一鸣参军入伍前,爷爷把他最宝贵的军功章送给了他。几年后,鞠一鸣两次荣立三等功,并考入解放军陆军工程大学。比肩头“扛星”还让鞠一鸣激动的是,他找到了苦苦追寻的答案:军装就是军人的皮肤,穿上了就一辈子脱不下来。

“爷爷给了我一颗军人的心!”提起爷爷,阳光坚强的鞠一鸣满眼骄傲,在他内心深处,爷爷一直是他的榜样,“过去是,现在是,永远都是……”

光荣门第有铁规,血脉传承好家风——

“选择军营,就是选择光荣,选择了责任”

“参军前,我想完成父亲的夙愿;参军后,我有了带兵打仗、驰骋疆场的志向。”某海防旅火力连上士臧昊天这样解释他为何从军。

“这兵,我没当够;那片海,我还想守。”当年,臧昊天的父亲臧其文应征入伍,就在他现在驻守的九顶铁槎山边防线。记忆中,父亲经常给年幼的臧昊天讲自己当兵的故事:“等你长大了,一定要替我再看一眼那座山、那片海!”

这句话,深深烙在臧昊天的脑海里,一直到他长大成人,心头仍萦绕着绿色军旅梦。2006年12月,臧昊天走进军营,踏上了父亲曾经巡守过的海防线。

“每巡守一次海防线,就对边防军人的职责多了一分理解,亦对父亲的海防情怀多了一分崇敬。”臧昊天说,臧家代代有军人,是他父亲最想看到的,因为这样能延续臧家的“军脉”,让保家卫国的优良传统代代相传!

爷爷战死沙场,父亲战场受伤,儿子接过钢枪……在陆军第78集团军某旅,一营三连连长降巴克珠一家三代从军的故事被传为佳话。

1950年康定解放后,爷爷罗布长寿怀着对党的感恩之情参军入伍,在一次剿匪作战中光荣牺牲,被追认为烈士,追记二等战功。奶奶含辛茹苦把他的阿爸罗布扎西养大,将其送到部队,并立下家训——家族男儿,年满十八,参军入伍,报答党恩。

幼承家训,降巴克珠对精忠报国多了一些感悟和向往:喜欢穿父亲压箱底的老式军装,更是在征兵季跃跃欲试。男儿十八立父志。2006年12月,降巴克珠参军入伍,在追随父辈感念党恩、精忠报国的足迹中,两次荣立一等功,被保送到陆军军官学院深造,毕业不到一年,他就成为“全能排长”。

光荣门第有铁规!记者采访中发现,军人家庭的“家规”和“祖训”竟颇多相似:爱国爱家,希望家里能多走出几位军人。

杨树朋,“杨根思连”原四级军士长。在赴南苏丹执行维和任务时,他和战友李磊不幸牺牲。杨树朋生前曾写过这样一段话:“选择军营,就是选择光荣,选择了责任。从军报国,是有出息的选择。将来儿子长大了,我也要把他送到部队!”

那一幕动人场景,至今仍刻在连队官兵脑海深处——

在烈士杨树朋骨灰安放仪式上,不到7岁的杨一鸣手捧父亲遗像走在最前面。记者问他长大后想做什么时,杨一鸣含泪回答说:“爸爸是英雄,我长大了也要当兵,要当英雄!”

也许年幼的小一鸣对于“牺牲”“烈士”的概念还很模糊,也许他长大后才能真正明白父亲的伟大,但“长大了我也要当兵”的想法,如同一粒种子正在他心中生根发芽。

1  2  >